庄闲和_庄闲和朱集西矿腐败案:20余人受贿 每个环节都渗透着贿影

中国围棋网2017年12月07日 04时12分05秒
62

  据检察日报12月7日消息,朱集西矿井巷。该厂发生的塌方式腐败令人警醒。

  11月24日,安徽省淮南市潘集区检察院依法提起公诉的石庆华涉嫌受贿案,法院作出一审判决,被告人石庆华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25万元。

  石庆华是位于淮南市潘集区贺疃乡境内的朱集西矿原副矿长,负责生产经营,于2017年3月被立案侦查。当时,石庆华并不知道,就在他被带走一个月前,已经内退的同事凌从卫,于春节期间在宿州市自己经营的火锅店内,被检察机关带走。

  2017年8月25日,凌从卫涉嫌受贿案开庭审理。凌从卫原任职朱集西矿安监部部长,检察机关指控其利用职务之便收受贿款7.3万元。庭审中,他对检方所有指控均予承认,并表示认罪悔罪。

  石庆华、凌从卫受贿案是朱集西矿多起腐败案件中的两起。朱集西矿是皖北煤电集团公司重要的接替矿井之一。矿井设计能力400万吨/年,设计服务年限72.6年,配套洗选能力400万吨/年的选煤厂。矿井于2009年6月开工建设,2016年6月通过竣工验收,2017年8月17日复产。据项目负责人员介绍,矿井复产达产后,将实现盈利。就是这样一座储量丰富、充满希望的重点建设项目,从2016年起,爆出了朱集西矿矿长蔡东红等国企管理人员贪腐窝案。

  朱集西矿腐败案是淮南市检察机关所查处的单一企业涉案人员最多的窝案。上至矿长、副矿长,中至经营部长、审计站长、生产部主任,下至一般预算员,超过20人。其中,原矿长蔡东红获刑八年,并处罚金90万元;原副矿长段文进获刑二年零六个月,追缴违法所得79万元;经营管理部原部长陆万杰获刑三年,并处罚金20万元,追缴违法所得33.6万元;审计站原站长秦勇获刑三年零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30万元。

  所有人的罪名都一样:受贿罪。

一群行贿“能人”

  朱集西矿腐败窝案一大特点就是行贿人员数量众多,最多的一起案件涉案行贿人员多达23名。按行贿“业绩”来说,林能金、童树义是其中的“佼佼者”。

  林能金今年55岁,只有小学文化,却精于沟通和联络。因其所在单位举报他在朱集西矿承包工程项目期间,内外勾结,虚报工程量骗取国家巨额煤矿投资款而案发。办案机关查明,为了获取非法利益,他连续四年向蔡东红、段文进、陆万杰、秦勇等十余人行贿113万元。最终,林能金以行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五年,没收、退缴赃款和违法所得共计197万元。

  童树义今年45岁,曾是某煤矿技术员。他使用四川某矿建公司资质,未经招投标程序,通过段文进承包了朱集西矿注浆、卧底等多项工程。童树义笃信“拿钱砸,能让对方动心”,不仅向矿长蔡东红行贿38万元和1块手表,还紧紧盯住时任总工程师的段文进,以获取工程进点、验收、签证方面的便利。

  2013年,段文进在合肥买房,童树义“热情”地帮其支付2万元摇号定金,之后又多次向段文进行贿,金额总计27万元;段文进调动到河南巩义某矿,童树义专程拜访送钱。

  “领导吃饭,下属喝汤”,对具体办事人,童树义也从不怠慢,经管部预算员王敬伟就收到过他的现金和手机。

  还有一位行贿人赵某则采取“蚂蚁搬山”的方法,每个月安排办事员从项目部财务领取2000到3000元钱,定期送给经营部长陆万杰,以求得对方在工程预算单上签字盖章。

一幢充满“贿影”的大楼

  “不越底线、不触红线”,对于朱集西矿经营口的少数工作人员,这句话仅仅是写在墙上的“一句话”。从被控受贿的凌从卫,到已获刑的陆万杰、孙宁浦、王敬伟,利益潜规则主导了他们的思维,单位那栋他们自己每天进出的行政管理大楼,在建设过程中,每个环节每个程序竟然都渗透着“贿影”。

  2014年,张某用淮北市某建安公司资质承包朱集西矿办公大楼主体建设工程。随后,为获取结算便利,向时任经营副矿长的石庆华行贿2万元。之后,在土建工程建设中,多次向陆万杰行贿4.5万元。

  矿长蔡东红也收过张某行贿的财物,数字更大、档次更高——他拿到的是15万元的购物卡。

一个贪心的预算员

  孙宁浦曾任朱集西矿财务科科长,法院认定他在任职期间收受他人贿赂12.3万元。他收钱的地方,有3次竟然在矿井食堂边,每次都是5000元“起步”。

  与孙宁浦相比,他的下属、预算员王敬伟则“青出于蓝”。2012年3月开始王敬伟在经营部当见习生,当年11月23日转正,2013年开始到2016年案发,一直担任预算员,在此期间收受他人贿赂15.8万元。

  行贿人林能金曾在供述中“大倒苦水”:“工程进度款和工程矿内结算款都是由王敬伟来批,不送不行,要搞好关系!”在2012年、2013年的中秋节前,王敬伟都提出让林能金安排车辆送自己回家过节。第一年,林能金买了一盒月饼,月饼盒里放了1万元现金;第二年,林能金买了一袋茶叶,茶叶里装了2万元现金。2014年中秋节前,林能金“反客为主”,“自觉”赶到宿州,送给王敬伟5万元现金。

  之后,王敬伟跟林能金说,有一个朋友做生意想借点钱。林能金不敢怠慢,跑到银行转了5万元到“这个朋友”的账号上,直至案发,这5万元也没有归还。

  法院最终判决:孙宁浦犯受贿罪获刑一年,缓刑二年,并处罚金10万元;追缴违法所得12.3万元。王敬伟犯受贿罪获刑一年六个月,缓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0万元;追缴违法所得15.8万元。

一次跨越千里的自首

  2016年1月,正值隆冬,一位中年男人来到淮南市潘集区检察院。他来到举报大厅,向接待他的检察官提出“我要自首,我犯罪了”。这个人,就是时任陕西宝鸡金源招贤矿业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的段文进。金源招贤矿业是皖北煤电和陕西金源集团合作组建的矿井,属于国企控股企业。

  段文进为什么要来自首呢?原来,听闻检察机关查办朱集西矿腐败案件并对相关人员采取了强制措施,预感到自己受贿的事实会被牵出,经过思想斗争,段文进决定自首。除了交代自己受贿的犯罪事实,他还安排家属退还了全部赃款。

  段文进在朱集西矿建井开工的第二个月,也就是2009年7月,就开始受贿,一直到2014年9月。段文进利用担任朱集西矿总工程师和副矿长之便,收受了91万元。对段文进行贿的人员,不乏大型国有建设公司的影子,江苏徐州、山东枣庄、河北开滦等多家国有矿建公司涉案。他在考察某公司生产的锚杆锚索钢带等工程材料时,收受对方行贿款;在采购挖掘机招标时,收受投标方行贿款。还有人看中了段文进爱喝酒的癖好,借酒行贿。行贿人赵某某特地送给他一箱五粮液白酒,并在酒箱里附送了5万元现金。

一位“大款”矿长

标签:庄闲和,庄闲和官网,庄闲和娱乐

本文链接:http://www.weiqi.cc/help/120757.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