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光下的凤尾竹串词 浙大女厕现偷拍摄像头 学生发帖声讨

中国围棋网2016年06月06日 02时06分20秒
62

  近日,浙江大学CC98论坛一则帖子在浙大学生中间疯传。

  该帖子名为“女生们上厕所小心了!在图书馆女厕所发现了微型摄像头!!!”

  发帖的女生称,5月30号她在浙大西溪校区图书馆二楼的女厕所,发现了一个微型的摄像头。

  准确的位置是洗手池下方,正对着便池。由于便池门下方有很大的空隙,所以摄像头可以轻易拍到便池。

  楼主说,没有第一时间发帖,是因为一开始她以为这是某个女生掉落的。经同学提醒后,她才知道这是专门用来偷拍的摄像头。

  于是她取出了里面的内存卡,结果发现摄像头拍下了一个身穿白衬衫的男生放置摄像头的全过程。

  楼主表示,希望学校加强治安管理,并给内厕换一个门,不要留那么大的缝。

  记者联系到浙大西溪安全保卫处,工作人员说,女生应该第一时间向安保处寻求帮助,这样他们可以提取摄像头上的指纹。

  他们表示,此类事件很难避免。可能是校外人员所为,也可能是某些学生有偷窥的癖好。

  由于该女生是匿名发帖,现在浙大一些女生在论坛上发起寻找该女生的帖子,希望了解更多情况,维护自己的权益。

  事故仍在调查中,记者将持续关注。

(稿件来源:钱江晚报)

责编:栾雨石

  妻女下落不明,溺水获救者秦欢与岳母抱头痛哭。

  还原白龙湖那场“致命邂逅”的前后

  “我儿子回来了。”老秦站起来,迎了出去。这已是事发的第二天。

  秦欢穿着一身睡衣,身材高大,手上打着吊针,被几名护士搀扶着。

  秦欢沉着脸。坐着满院子亲戚,他没打招呼,径直进了屋,上了三楼。岳母坐在沙发上,秦欢扑通一声跪下去!

  “妈,以后我就是你儿子了。”“妈,其实我也不想活了。我拼命游回来,就是想到你啊,春羲是你的独女儿,她走了你怎么办啊,我拼命游回来,就是为了给你当儿子啊,妈……妈……”

  母婿抱在一起,悲痛欲绝,任人怎么拉,秦欢也不起来。

  满屋伤悲。

  致命邂逅

  这是一场致命的邂逅。6家人邂逅了船主周丕强,随后又一起在白龙湖上,邂逅那场大风。于是,18人出游,目前14人仍然失踪。

  上周五,周丕强回了一趟老家。

  他老家在三堆镇顺江村4组,与停船的码头,遥遥相望。平日里,他在河对岸跑船,女儿已经成年了,但还有一个儿子要读书,一家人在镇上租了房子,在镇上生活,所以很少回家。

  家里的老父亲,已经76岁了。这段时间农忙,他跟妻子回到家里,把老父亲所有的脏衣找出来洗了,又把父亲的被套床单洗了。一切妥当后,他跟妻子王型菊才回到镇上的租赁屋里。

  周丕强告诉邻居,此前花了5000块钱,新购置了一台机器。一直在办手续,就在周五那天,手续终于办下来了,挺高兴的。

  同样是周五,三堆镇菜市附近,因为儿子胡大国跟儿媳妇带着娃娃回来了,老胡从厨房取了一个腊猪腿,用热水泡了,准备等第二天炖了来吃。泡了猪蹄,晚上7点左右,老胡与老伴一起,带着孙子在街上散步,儿子胡大国跟着。正走着,胡大国接了个电话。挂了电话,老胡问儿子谁打电话,儿子告诉他:秦欢打的,让过去耍。“大国说要带娃儿,不去。”老胡说,后来胡大国又接了几遍电话,把孩子丢给老胡老两口,就过去了。

  周六这天逢场,上午,老胡的妻子买了一只鸭子,媳妇余敏跟她在楼上做饭,突然有人喊。“说是哪个的娃娃过生日,又喊去白龙湖坐船。”老胡说。

  也是周六上午。老杨在二楼客厅入口处,妻子在厨房包包子。他听到儿子说秦欢喊他去白龙湖坐船。老杨没有当回事,就自己忙自己的去了。

  ……周五,秦欢带着妻子和女儿,从广元回来看奶奶。刚刚过完六一儿童节,又遇上周末,他们平时关系比较好的几个约好,次日,几家人准备去白龙湖坐船,陪陪娃娃。

  王明星也被邀请了,但因为家人有事,他一个人赴约了。

  就这样,六家人15个人,在白龙湖码头,坐上了周丕强的船,朝湖的上游进发。

  突然事发

  下午两点左右,风云突变!黑压压的乌云,把三堆镇变得跟傍晚一样。突然,天上响起一声惊雷!

  老胡赶紧拿起手机,给儿子打电话。“你们在哪里?”“我们在船上,还有半小时就回来。”“你们把救生衣穿上哦!”“嗯。”挂了电话,老胡突然想起,忘了跟儿子说,站到甲板上去。犹豫了一下,没有再给儿子打电话。

  挂了电话几分钟,天上下起了雨,大风吹得屋外的树乱颤,呜呜呜呜发响。老胡跑上楼,关了窗户,把大人娃娃的衣服收进屋,又开始给儿子打电话,不通。又给媳妇打电话,不通。他赶紧跑下楼,叫了一辆车,径直朝码头跑去!

  儿子一家去白龙湖了,老杨的妻子也很担心。

  虽然儿子已经32岁,可在她们看来仍然是娃娃,每次杨东出门,她总要不停联系,生怕他有什么闪失。

  下午2点05分,打雷下雨后,她拨通了儿子的电话。

  “你们到哪里了?”“正在回家的路上。”“咋个走的?”“我坐在船上,你说咋个走嘛。”儿子在那头取笑妈妈。

  过了将近一个小时,杨东还没回来,她又给儿子打电话。可电话打不通,接着再打,还是无法接通,一连打了8个电话,都无法接通!

  3点21分,老杨正在外边玩,老婆打来电话:“杨东电话打不通,你去码头看看呢!”老杨赶紧跑回家,开上车就朝码头跑去!

  活着上岸

  老胡心急火燎地赶往码头,遇上了二娃的兄弟。

  “你看到有船回来没有?”“出去了5艘,一个都还没回来。”对方说,“听说有个船出事了。”

  老胡没等对方说完,就朝着张家嘴跑去,一会儿就遇上有人抱着一个娃娃上来,他去看了看,不是自己的孙子,又开始朝上边走,站在河边眼巴巴地望着水面。

  水面平静依旧,就像什么事都没发生,只有救援船来来回回,却无能为力。

  老杨去了码头,没有看到人。路上,他看到一辆救护车,也没停车问。后来才知道出事地点在往上大约四公里的张家嘴附近水面。

  他后来才听说,被抱出来的孩子,是周密的娃娃,已经死了。

  人越来越多,政府的人也来了。后来,老杨才听说,杨东被送到医院去了,他赶紧掉头往镇上医院跑。到了医院,看了杨东,才知道儿媳妇陈玲跟孙女还没起来。还有不到两个月,孙女就过5岁生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