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乐玩法与规则:【解码中国】中国制定境外NGO管理法惹了谁?

中国围棋网2016-05-06 09:06
62


Img446114310.jpeg

“五一”节前,全国人大通过了《境外非政府组织境内活动管理法》(下称境外NGO管理法)。这部法律从起草伊始就招致了一些西方国家的“担忧”。一周后,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的个别人士发表声明称,担忧该法案被用作压制不同意见的工具,呼吁中国政府撤销该法案。对于西方的这些“焦虑”,该怎么看?

-----------------------

码姐:以前没有NGO相关法律的时候,境外质疑说我们“无法可依”。现在有法律了,还是有这样那样的“焦虑”,比如说这会被用来压制不同意见啦,会妨碍中国公民社会的发展啦……也真够操心的了!

解码哥:首先必须指出的是,制定境外NGO管理法本身,不意味着国家在NGO管理上权力的扩张。

在人类历史上,成文法的出现,之所以被认为是一种进步,原因就在于它在规定了民众的义务的同时,也能够保证权力在法律的限制内运行。在一个健全的法治社会,法律是一切行为的准绳,包括政府在内,各方都根据法律规定调整自己的行为方式。

过去中国缺乏专门针对境外NGO管理的法律,本来具有非盈利性质的NGO许多却是在工商部门注册的,而几乎所有的NGO都是在法律的灰色地带运作,这给这些NGO在中国的存在带来了很多不确定性,也不符合中国建立法治社会的要求。现在,制定专门的NGO管理法,将对这些组织的监管纳入法制轨道,犹未晚矣。

码妹:那我们现在制定这部法律,是出于哪些考虑呢?

解码哥:从制法目的上来看,中国制定境外NGO管理法,并不意味着对境外NGO的排斥,而是要保障境外NGO在华合法活动的权益,同时防范危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政权安全的非法活动。

近年来,中国制定的互联网安全等方面的一些法律,遭到国外质疑,认为中国在关上对外开放的大门。但事实上我们可以看到,外界所担心的这些情况,并没有真正发生。相反,中国还在不断深化对外开放,加大国际合作的力度。

在这次NGO管理法的制定过程中,中国政府也做到了与国外相关NGO、各国驻华机构充分沟通、听取意见。去年7月,外交部、公安部、民政部三部委就在上海联合召开了在华NGO座谈会,公安部长郭声琨主持会议与NGO代表和外国驻华领馆代表进行了座谈,规格之高,前所未有。

与一些人想象的相反,这种听取意见并不是“走过场”,而是将意见真正反映在了法律的草案修正中。在最终通过的法案中,相比于草案二审稿,在境外NGO设立代表机构、驻在期限、招募志愿者和聘用工作人员等方面的限制被删除,这显然是考虑到这些NGO在华开展工作的便利而做出的修正。

与此同时,这部法律也加强了对境外NGO的日常监管,包括对行为危害到中国政权安全的NGO在华活动的取缔。

码妹:就像前几天人大新闻发布会上那句话说的:有困难找警察,不犯法你怕啥?

解码哥:确实是这意思。境外人权领域的NGO,只要遵守中国法律,也可以在华活动,但违法的行为肯定依法惩处。这话已经说的很清楚了。

在华的境外NGO大多数来自于西方国家,一些在华活动的NGO有着外国政府的背景,有些接受了美国民主基金会这样有政府色彩机构的资金,甚至还有些NGO有逐步改变中国社会制度和政权政体的意图,这自然不可能被中国政府所接受。

码姐:嗯,这很容易理解。其它国家在面对境外组织在本国境内的活动,那也得管理啊,总不能放任自流不是?

解码哥:当然。尽管今天的世界“西强东弱”的格局没有根本变化,但西方国家同样对于与其意识形态不同的外国NGO却十分警觉。

以德国为例,德国有各类NGO达50万家,其中外国NGO有数万家,在德国或欧洲,NGO注册很简单,但并不是说德国政府就不监管这些NGO,相反,德国会对那些可能存在违反德国宪法、损害德国利益的NGO进行暗中监督;每年,德国还会审查各个NGO的业务,特别是资金情况。很显然,德国政府也不可能对危及德国现有政体和政权安全的外国NGO“大撒把”。从这个角度上看,中国制定境外NGO的管理办法也是应有之义了。

(文/王少喆)

海外网“解码中国”栏目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海外网(),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责编:王少喆

8aef7c29d447934_size35_w590_h394.jpg

  马英九当局卸任前夕,郝柏村等历任行政及“国安”团队首长5日访视南沙太平岛。(照片:台海巡部门提供)

  海外网5月6日电 据香港中评社台北5月6日消息,马英九5日晚间在“总统府”席开3桌,宴请一早搭机前往南沙太平岛的前行政部门负责人郝柏村、毛治国,前“立委”蒋孝严、前安全部门负责人胡为真、袁健生等20位卸任行政团队成员。郝柏村等人都肯定马英九当局努力经略南海及强化太平岛地位论述等作为,捍卫南海主权。

  据报道,马英九当局执行“南安项目”,郝柏村、毛治国,前“立委”蒋孝严、前“国安会秘书长”胡为真、袁健生、前“外交部长”程建人、前陆委会主委王郁琦、前“警政署长”王卓钧、前“海巡署长”王进旺等20位前行政团队成员,5日上午在“海巡署”政务副署长尤明锡陪同下,搭乘C-130运输机登上太平岛。

  郝柏村一行人傍晚约6时许结束行程,返抵台北松山机场,随即赴府。马英九在“总统府”席设3桌为为郝柏村一行人接风,郝柏村一行人受到台北市交通堵塞影响,直到7时40分许才抵达“总统府”,晚宴中,马英九分别逐桌与前行政团队成员畅谈登岛心得与感想。陪同列席的包括马英九官邸秘书长曾永权、副秘书长熊光华、萧旭岑及发言人陈以信。

  报道称,与会者转述,马英九将议题焦点放在太平岛的问题,他表示菲律宾很过份,睁眼说瞎话,污蔑太平岛明明是岛却说不是岛;马英九也透露一个秘辛,即菲律宾委托一位美国籍的律师,在美国曾向台湾的学者表示看过台湾当局国际法学会向海牙国际仲裁法庭提出书面资料内容,该位律师承认马英九当局准备的内容很详实、写得非常好,表示对方的律师都肯定马当局在这方面的努力与作为。

  报道称,郝柏村一行对于生平第一次登上太平岛,都感到非常兴奋,觉得这趟行程很难得、重要,此行让更加体会太平岛的重要性,肯定马政府的作为,也肯定“海巡署”在太平岛上的建设与发展,席间有人提到最近冲之岛礁的事件更加凸显太平岛的重要性,以及对台湾在南沙群岛所扮演角色、努力强调主权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