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台网上赌城:代入感太强

中国围棋网2016-05-05 23:11
62

代入感太强!《欢乐颂》价值观引争议


  《欢乐颂》播完三分之二,关于它的话题,也由剧情方面的欢乐,转换到对电视剧价值观的探讨。国产电视剧的价值观,一向是传统保守、无可挑剔的,一些有想法的电视剧,保险起见也学会了把价值观隐藏起来,像《欢乐颂》这样的价值观之争,多在电影身上出现,已经有段日子没出现被观众批评价值观有问题的电视剧了。

  产生价值观争议,说明了两点,一是创作者没有使用隐藏的方式让剧中人的真实想法模棱两可,二是观众内心的敏感之处,的确被角色形象与台词触碰到了。通常,人们会等到影视剧大结局时,才会对整个作品的价值观给出一个完整的判断,因为角色会随着情节进展而变化,只要结尾结得好,前面的就算是“成长的代价”了。现在《欢乐颂》还未播完角色形象就引起争议,只能说明一点,观众已经没有耐心等到结尾了。

  在22楼的三个房间里住着五个女孩,她们分属三个阶层,安迪、曲筱绡是“上层社会”,关雎尔是“中产阶级”,樊胜美和邱莹莹是“底层人民”。就阶层分布来看,《欢乐颂》的描写并不全面,起码看不到多少“特权阶层”和“知识分子阶层”的故事。或是电视剧想要简单一些,不必沾染上“批判性”嫌疑,如此处理反倒让观众愈加关注五个女性角色的阶层分级,因为这五个女孩,代表了女性社会的绝大多数人。

  五个角色中,安迪是最不真实的,这是唯一一位与现实生活抽离的角色,她的精英身份,以及聪慧与优秀,使她脱离了人间烟火,但在现实社会里,如此安迪的生存难度是非常高的,但作为一个被夸奖与称赞的对象,安迪又是处于中产阶层的女性们的理想化身,严格说来,安迪只是拥有了上层社会人士的样子,并不属于上层社会。剧作包括观众把她归类于上层社会,或是寄托了某种期望,比如通过自身素质和制度、秩序的保障,中产们可以过上更体面的生活。

  曲筱绡的“富二代”身份是她的“原罪”,樊胜美穿梭于市井与职场之间,角色定位含糊,脑袋瓜子也含糊……这两位被评价为“毁三观”,其实是过于严厉的指责了。曲筱绡的精于算计、目的明确、我行我素,是年轻一代的普遍性格,与她那位挺让人讨厌的富豪父亲相比,曲筱绡身上的平等精神与自由元素,还是真实的并且令人喜欢的。当然,用过于刻板的价值观标准去衡量曲筱绡,挑毛病也不是难事。

  比起关雎尔,樊胜美更能代表中产阶层的性格,樊胜美身上的复杂性,她看待不同事物的眼光变化与心理变化,她的善良与虚荣,以及贫寒的家庭出身和纠结的家人情感关系,都活脱脱是当下中产的真实面孔。几年前有句话曾说,“哪儿有什么中产,都是草根出身”,一句话点明了所谓社会主流的构成,城市中产们只是拥有了貌似中产的生活,但骨子里仍然难以摆脱草根时期的生存阴影。西方国家对于中产阶层的讽刺,从来都是毫无保留的,如果樊胜美这个角色激起了众怒,只能说明,有些观众还是不太愿意面对真实。

  邱莹莹和关雎尔是两个讨人喜欢的角色,虽然有物质化的言语,以及看事情只看眼前的短视行为,但她们的生活,才是平凡生活的常态,她们在庸常生活中为自己创造的小快乐,对未来或许有些不切实际的小理想,是对生活的妥协,也是妥协之后寻求精神出路的一种努力。不能只看到她们的言词,要体会她们内心的朴素。

  代入感太强,或是《欢乐颂》引起价值观争议的主要原因。因此,在对《欢乐颂》某个角色作出价值观判断之前,先要将其置身于现实社会,并设身处地地站在她的立场上,去揣摩她的言行动机。当然,影视作品一向有传递正确价值观的责任,这也是衡量它们是否值得观看的重要组成部分。如果角色人物只是对社会现实的折射,并且不具备坏的示范效应,那么不妨宽容一些看待。(韩浩月)

责编:栾雨石

df3ef170f84181872935_size22_w550_h314.jpg

  李自成受审现场

  怀化市原副市长李自成,外号“李闯王”。

  人们这么称呼他,不仅因为他的名字与明末农民起义军领袖李自成相同,还因为在怀化,他以胆子大闻名,号称“没有不敢干的事儿,没有干不成的事儿”。

  2015年5月22日,湖南省纪委发布消息,李自成因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调查。人们这才发现,“李闯王”不讲规矩,用权“任性”,早已“闯”到“沟”里去了!

  执纪人员告诉记者,李自成胆大包天、胆大妄为、明目张胆,严重违反党的纪律和规矩。

  2015年12月3日,李自成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

  “胆大包天”,“敢作敢为”背后是不讲规矩

  李自成的忏悔:(我)认为县委书记是一把手,高高在上,前呼后拥,一呼百应,权力不受制约,没有敬畏权力,经常任性而为。

  李自成的“落马”,源于一封实名举报信。

  2014年11月,多名公职人员实名向湖南省纪委反映李自成插手工程项目、借女儿婚嫁之机敛财等问题。执纪人员迅速出击,经过缜密初核,李自成的违纪问题逐渐浮出水面。

  李自成在沅陵、溆浦两地做过7年的县委书记,曾有“能吏”之名。2009年,还作为湖南省19名优秀县委书记代表之一,被提拔为副厅级,是当时怀化唯一的一名副厅级县委书记。

  “怀化500多万人,县委书记就那么几个,自己能够站在这个岗位上,是莫大的光荣。”2009年7月21日,李自成在被提拔为副厅级时信誓旦旦地称,县委书记要敢作敢为、开明清廉、守住底线。

  可事实上,他说是一套,做是一套,“敢作敢为”实则是不讲规矩,“开明清廉”实则是独断腐化,“守住底线”实则是目无纪律。

  他任职沅陵的时候,准备举办全国传统龙舟大赛。面临资金困难,他不去好好想办法,反而“果断拍板”向企业摊派,美其名曰让企业“赞助”,影响很坏。

  在溆浦任职时,他收受某老板好处,不经招投标就把一项目指定给该老板,而到年底为应付检查,又吩咐走个形式把招投标程序“补上”。

  “他认为自己资格老、能力强,觉得别人都不如他。”溆浦县一名干部告诉记者,李自成个性跋扈、刚愎自用,不讲规矩、无视程序是常事,“班子里鲜有人敢提不同意见,更别说监督他”。

  “他党性全无,心中无党,心中无戒,这是他违纪的根源。”执纪人员说,李自成做官,以有没有好处为标准,只要能升官发财,什么制度和规矩都不顾,结果是权力越大,危害越大。

  “胆大妄为”,“说一不二”背后是大搞“小圈子”

  李自成的忏悔:自己的违纪违法事实,就是不敬畏法纪,胡作非为的结果,不能拿的拿了,不该收的收了,明知道这是违纪违法的,仍然胆大妄为。

  执纪人员告诉记者,李自成的违纪,早已不是第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