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edbet视频扑克:英超:莱斯特坐拥天时地利人和

中国围棋网2016-04-27 00:17
62

体坛:莱斯特坐拥天时地利人和 捧英超无悬念

乌略亚助莱斯特城获得胜利

  主场4比0拿下斯旺西,莱斯特已执半边英超奖杯,热刺再有韧劲也知大势已去。有瓦尔迪,莱斯特最多也就进4球,还要输出去2个,大部分胜利是1到2球的小胜或险胜,没有瓦尔迪?莱斯特灌了斯旺西4个,机会把握得好还会翻倍,可见瓦尔迪被停赛,远不是舆论炒作的那么凶险,人们发现:莱斯特最值钱的那个其实是马哈里兹(本赛季英超17球11助,已参与28球),其次是坎泰。

  换个箭头,莱斯特射得更准,乌略亚本场梅开二度,说明阿根廷人本季英超仅5次首发,替补登场21次,绝非能力不及瓦尔迪,而是后者时来运转,状态热得发烫。乌略亚作为瓦尔迪的备胎,有6个英超进球(近2轮3球,相当于本赛季前25次英超出场总进球),占后者联赛产量逾1/4,非常称职。上季刚好相反,乌略亚31次首发(18次换下),进球11个,两项都是队内首席,是绝对主力。只是拉涅利更偏爱跑动能力强的瓦尔迪,才让主机僚机角色互换。

  理论上,热刺还没绝望,但局势已无逆转的可能,一如十年前曼联追赶切尔西(数据),精疲力尽未果,还把鲁尼搭了进去,险些去不成世界杯。对比榜首两队的走势,只能以天时、地利、人和皆助狐狸撞线,解释这个疯狂的赛季非比寻常的收官。

  天时,在于传统强队个个萎靡,即使偶有复苏也不稳定,曼城(数据) 、阿森纳(数据)和曼联都有过领跑的日子,卫冕冠军切尔西未占过榜首,热刺和利物浦(数据) 都在季初失血过多。自中盘击败斯托克城起,莱斯特便再未让出头把交椅。虽然领跑,莱斯特并没有在强强对话中占优,真正的屠龙圣手是西汉姆,但铁锤劫富济贫,为莱斯特作了无数嫁衣。英超乱世,千载难逢的好运落在莱斯特身上,这是天意。所谓地利,首先打好主场兼济客场,莱斯特主客积分接近皆据头名,得失球也惊人相似,堪称守城出征双佳,而之前历届冠军,大部分的主场优势明显。打好主场不难,但将客场也修得和作东一样,要佩服拉涅利备战有方。

  人和也许是最难的,拉涅利并不是莱斯特首选,上任也得不到业界认可,队内信心不足。补锅匠保持一贯的低调,留用前任的幕僚,几乎照搬前任套路,非不得已绝不轮换,对个别位置补强(富克斯、坎泰和冈崎慎司),组建了一支愿意拼命、敢撼强敌的队伍。这一手法迅速赢得球员信任。同时,在需要变动时,例如作客斯托克城时,敢于换下嫡系因勒,换上奥尔布赖顿和乌略亚,从此奠定坎泰居中护卫后防,拉涅利极少对没有故障的机器修修补补,别出心裁。恰在此时,那些看腻了多年豪门把持前四的中间势力,乐见英超几十年不遇的童话成真,纷纷倒向狐狸,甚至豪门也宁愿看到莱斯特夺冠,而不是多年宿敌抡元。

  莱斯特最终夺冠,还有另外两大幸运因素:冲刺阶段对手多数上岸——从第23轮击败斯托克城,随后12个对手,要么深陷保级本已脆弱(诺维奇、纽卡、桑德兰),要么无欲无求,犯不着为他人火中取栗(西布朗、沃特福德、水晶宫、南安普敦和斯旺西),自己不犯错基本3分有数,即使犯错,也在可控制的范围,比如作客阿森纳,迎战西汉姆,始终把握争冠的战略主动。

  其次,莱斯特本季共获判点球11次,两倍于最接近的对手(热刺等3队均获5点,曼城罚了8次但打丢了3个),这在英超史上也是罕见,非豪门球队只有布莱克本和水晶宫分别在1994-95、2004-05赛季获得同等待遇,布莱克本如愿夺冠,切尔西夺得双冠后,每季获点球最多的球队,操刀都在10次以上。但不必嫉妒莱斯特长获运气眷顾,这是他们挣来的。别拿童话的万花筒看莱斯特加冕,掰开冠军奖章,里面都是血汗和不屈,只有竭尽全力付出的人,才明白这世上绝没有童话。

责编:栾雨石

  【环球时报记者 白云怡 环球时报特约记者 任重】“海上争端主导菲律宾总统大选最后一场辩论”,菲律宾《马尼拉时报》24日这样评价菲选举委员会当天举办的第3场、也是最后一场总统候选人电视辩论。其实从今年2月9日菲大选季开始以来,南海政策、对华外交等一直是候选人不断被追问的话题,而这些话题在24日的辩论里得到集中体现。所有候选人当天都强调,希望通过外交途径解决南海纠纷。

  《马尼拉时报》称,5名总统候选人都认为,“寻求外交手段”是解决南海争端更可行的办法。但他们强调这点的同时,也在辩论时放出一些“狠话”。候选人之一、女参议员圣地亚哥声称:“如果他们在我们的海域,并且捕捞我们的海产品,我会叫海警去炸他们。”据称,她的此番表态引起现场一阵掌声。圣地亚哥还说,“我会告诉他们,全世界都相信这片海属于我们。他们不能这样对我们”。她虽然有上述表态,但仍然不忘强调外交的重要性。她还故作轻松地调侃称:“说开战容易得多。但如果中国输了和投降了怎么办,我们有那么多粮食养活他们吗?”辩论现场笑声一片。

  据《菲律宾每日问询者报》24日报道,目前总统选举的领跑者达沃市长杜特蒂当天表示,他愿意“冒死”主张菲律宾对争议海域的主权。他说:“我将请求海军把我送到离南沙群岛最近的海域,然后乘坐水上摩托,带上菲律宾国旗,去他们在那儿的机场,插上国旗,并高呼这是我们的。”不过他重申,不愿意发生战争。杜特蒂有关南海问题的“大胆发言”不止这一例。新加坡《联合早报》称,他曾表示,可以把巴拉望省一分为二,将靠近争议海域的部分租给美军做基地,“中美可以在那里进行博弈,反正他们是争夺亚太政治霸权的对手”。

  菲律宾GMA新闻网25日报道称,菲副总统比奈、前内政部长罗哈斯和女参议员格雷丝·傅在辩论中都认为,菲律宾在争议海域宣誓主权时必须走法律途径。与此同时,他们愿意在南海仲裁案裁决结果出来前,为受南海争端影响的菲律宾渔民提供援助。比奈表示,如果当选总统,他首先要做的是就海洋纠纷推动与中国领导人会谈,并签署协定,使菲律宾渔民不受仲裁结果影响。罗哈斯称,他将通过两种途径处理南海问题:为渔民提供社会援助;争取国际社会支持。此外,他还讽刺杜特蒂乘水上摩托插国旗的做法,称“这又不是游戏”。格雷丝·傅表示:“南海不是中国人的私人水族馆。这是我们的。我们应该说服盟友,如果他们是朋友,就应该帮助我们。我们不能放弃南海。”她将菲律宾比作在学校里受欺负的孩子,称“如果当上总统,将加强菲律宾海岸警卫队的实力,以保护渔民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