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备用网_鸿运备用网催熟智能音箱,争夺一个人工智能之梦

中国围棋网2017年08月11日 04时08分51秒
62

原标题:催熟智能音箱,争夺一个人工智能之梦

文| 孙然

编辑| 杨轩

深圳的硬件方案商吴桥今年很“牛气”:接到的合作电话络绎不绝,他拒绝掉的人也数不胜数。

感谢智能音箱。吴桥估摸说,自己平均每个月会接到20至30家公司的电话,来自互联网公司或硬件厂商,想跟他在智能音箱设计方案上合作。但他任总经理的海克莱特,在芯片方案商扎堆的深圳属于中等规模,同一时期内能承接的订单在3至4家左右。这意味着绝大多数打电话过来的人,会失望而归。

仅在深圳市南山区方圆一公里的范围内,就聚集了上百家智能音箱方案商,他们从供应链内的各类公司拿到语音模组、芯片,然后迅速拼出一个解决方案。喜马拉雅FM硬件事业部总经理李海波对36氪说,自己迄今已经在市面上看到上百个新生的智能音箱品牌。

从小米、京东这样有硬件生产销售优势的公司,到科大讯飞这样的算法技术公司,到联想、海尔这样的传统硬件制造商、传统音箱厂商……几乎行业内稍有名气者都在做智能音箱。据36氪所知,接下来两个月,包括出门问问、猎豹在内的几家公司都会发布智能音箱新品。

BAT也都在行动。几天前,阿里巴巴宣布将与喜马拉雅FM合作开发智能音箱。腾讯也在推进智能音箱项目。百度起步最早,做了开放平台,试图把和小鱼在家合作推出的视频通话机器人推举成标杆性产品。

一切始于亚马逊Echo音箱两年前在美国的走热。2014年底,亚马逊发布的这款产品,第一代Echo的设计很简单,主要是个音乐播放器。亚马逊之后又往Echo上叠加了叫Uber、订购Pizza、查询天气甚至银行账户等功能,把它拓展成智能家居的控制枢纽。

此后,这成了所有硅谷巨头都在争抢的焦点。上个月,微软、Google先后在开发者大会放出新款智能音箱。同月,亚马逊又推出了带屏幕的“变种音箱”Echo show。到了上周,苹果也出场了,在WWDC大会上发布了音箱Homepod——中国公司们当然也不甘错失风口。

焦燥感正笼罩着这个行业。两家传统大硬件公司今年1月意识到智能音箱是个风口,三四个月后就召开了盛大的发布会,推出了产品。然而一名从业者告诉36氪,发布会上演示的仅仅是个手板,尚不能发声,“目的就是先立一个产品在那,代表自己也做了。但硬件是有自己的逻辑的,从手板到DV板再到最终成品的打磨,通常至少需要八九个月。”

原本,由于PC销量下滑,吴桥原本做平板方案商的同行们生意惨淡,有些公司为了拿订单,不惜先为客户垫付几百万。吴桥眼看着很多同行撑不下去了。但感谢智能音箱,深圳硬件产业的幸存者今年纷纷转到了这个新风口上,现在的吴桥们,又成了被“求着”的人。至少,吴桥觉得,可以赚一笔快钱。

但深圳南山做出来的大部分Demo,是销往海外的。在中国国内,智能音箱这个产品有些尴尬:至今,在中国也没有诞生出一个类似亚马逊“Echo”的爆款。

目前,中国销量最大的智能音箱,是京东和科大讯飞的合资公司灵隆科技所做的“叮咚音箱”。官方对外宣布的销量是累计100万台,据此计算,是Echo的1/10。这个规模差强人意——因为音箱不能只是音箱,它“必须”是个入口,这一切才有意义。

所以,催熟出一个爆款,成了所有人的目标。

魏强和七八个同事,俯身围着Echo站成了一个圈,挨个喊关键词试图唤醒它。然而多数时候Echo无动于衷,除了简单的新闻、天气预报和Amazon会员能试听的几首歌,搭载在音箱上的海外服务几乎全都无法启用。

那是2014年年底,魏强还在京东智能产品中心当总监。

当年11月上市的第一代Echo,已经通过朋友代购或淘宝等渠道,悄然流入中国互联网公司的产品部门。

Echo最早展示了智能音箱的可能性:不仅是智能家居,也是购物和服务的中枢。这让京东感到兴奋。

两三年前,无论是小米为首的手机厂商、海尔这样的家电公司,还是京东这样的渠道,都在言必称智能家居、智能硬件。就像当时所有试图成为中心入口的公司一样,京东曾做过一个“京东微联”app,来操控各种硬件。但用户并不活跃。

“比如你要开灯,直接按下开关就行;但如果通过App控制,你首先要掏出手机,打开APP,再按下开关。”新办法反而比老办法麻烦得多。魏强反思,直到智能音箱这种更自然的交互形态出现,入口这事才算看到眉目了。

很快,把亚马逊做为自己参照系的京东,年底就与科大讯飞开始合作,到了2015年正式注册了合资公司灵隆科技,京东占股45%,科大讯飞占股55%。这是中国探索智能音箱最早的公司之一。魏强后来担任了这家公司的CEO。

同年8月,第一款叮咚正式发售,售价798元。三块功能拼起了它最初的形态:基本的音乐播放器、能简单聊天的助手,以及用语音操控京东微联中400款家居的能力。相当于给京东微联加了张嘴和喇叭。

刘强东对这个项目非常重视。首发时京东商城拨给魏强一个月的3C类战略单品首页位置,还有各种免费资源、秒杀、优惠券。

同样在Echo出现那年,创业公司Rokid,也决定做款入口性质的智能语音机器人。创始人Misa之前是阿里巴巴M工作室领头人,负责深度学习、视觉和自然语言处理研发。现在,36氪跟智能音箱从业者打交道时发现,大家一般都会拿先行者Rokid的产品作为研究样板。

Rokid设计第一代产品时,希望吸引到虽然小众但是高端的用户,力求突出“黑科技”的感觉:实现语音、视觉多种交互模式,同时希望能有类似视频通话、给小孩子看绘本故事等功能。

最终,去年初代产品ALIEN面市时,带有麦克风音箱、投影仪和来自苹果供应商的面板。尽管已经按成本定价,但售价依然高达5280元。

更重要的是,这家公司发现,周全的交互设计,或许反而限制了用户对语音的使用率。

亚马逊Echo最初曾经因为只支持语音交互,饱受诟病。比如,当你想用智能音箱订外卖,通过阅读屏幕文字选定菜品或许只需要花费你几十秒,要等语音把餐厅的整张菜单报完,却需要几分钟。

但事后反观,恰恰因为Echo的这种设计,“迫使”用户大量使用语音来操作音箱,一来为亚马逊积累了大量交互数据,二来也让用户形成使用语音的习惯。

从如今国内的产品来看,用户使用语音的习惯堪忧。“目前(语音交互)也只有电视上能看到明确的消费场景,每天有固定量级的用户通过语音搜电影,进行消费。而且每年的量级达到千万,远超过音箱。”一位行业内人士对36氪说,目前电视端语音的使用比例在20%。

标签:鸿运备用网,鸿运备用网官网,鸿运备用网娱乐

本文链接:http://www.weiqi.cc/developer/113358.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