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把锄头一双人 光线接盘猫眼 美团点评弃卒保车能否缓解资金饥渴?

中国围棋网2016年06月05日 11时06分29秒
62

猫眼电影

传闻已久的猫眼寻找外部资本一事,终于尘埃落定,入局方为光线系。

近日,光线传媒发布公告称,通过换股、支付现金等方式获得猫眼电影合计57.4%的股权。至此,猫眼“易主”,控股股东由新美大变为光线系。不过,令人在意的是,作为行业老大,猫眼的估值却不及淘宝电影和微影时代,而新美大仍要出售猫眼的控股股权,背后究竟意欲何为?

目前,在线票务市场形成了百度系糯米影业、阿里系淘票票、腾讯系微影时代(微票儿+格瓦拉)以及光线系猫眼四强争霸的局面。傍上光线的猫眼,看似将拥有更多电影产业资源,不过面对BAT的强势挤压,猫眼的前路依旧迷茫。

出售猫眼新美大弃卒保车早见端倪

对于新美大出售猫眼控股股权,外界并不感到意外,但意外的是猫眼却“被低估”了?

按照5月27日晚间光线传媒披露的公告显示,光线传媒旗下上海光线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光线控股”),以其持有的1.76亿股光线传媒股份为对价,换取北京三快科技(美团)持有的天津猫眼文化28.80%股权,光线控股向上海三快科技支付8亿元现金对价购买其持有的猫眼9.60%股权,光线传媒向上海三快支付15.83亿元现金对价购买其持有的猫眼19.00%股权。

本次交易,猫眼整体估值约为83.33 亿元。然而,作为行业老大,它的估值却低于淘宝电影和微影时代。

5月15日晚,阿里影业发出公告称,旗下售票业务平台淘宝电影获17亿元的A轮融资。本轮融资后,淘宝电影的整体估值达到137亿元。此前,微影时代亦宣布完成C+轮融资,C轮两次融资总额已达45亿元,其背后拥有腾讯、万达等重量级股东。2016年4月“微影时代”股权融资投后估值约为116亿元。

对此,光线传媒相关人士向《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一切以公告为准。公告解释称:“考虑到光线控股及光线传媒对于标的公司及其原有股东的战略合作意义,标的公司原股东对光线控股、光线传媒受让标的公司股权的估值水平进行了一定程度的折让。”

艾媒咨询CEO张毅向《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影响公司估值最主要的是时机,什么时候卖什么价格,比如当别人饿的时候,你卖给他的食物就值钱,反之,则不值钱;其次是财务运营状况;再者是团队和资源的状况。所以,猫眼的估值低也是与这几点相关。”

那么,新美大为何还要选择把猫眼卖了呢?张毅认为,现在的形势,对于股东来说,追求股东利益最大化是目标。当他们认为现在遇到合适的机会、合适的价格,就卖了猫眼,快速获得收益,这比未来10年、20年辛辛苦苦去赚利润的钱好得多。

而业内人士则指出,在美团CEO王兴的心中,美团才是嫡长子、亲儿子,猫眼不过是庶出、干儿子甚至是孙子。“在嫡长子四面受敌,无论是团购、外卖,还是酒店、丽人等业务线,都在愈演愈烈的O2O大战中,深陷混战泥潭的时候,王兴只能是弃卒保车。通过卖出猫眼电影,减少一条输血的管道,缓解一下其他业务线的现金饥渴。”

实际上,早在去年7月,猫眼摇身一变,成为了独立的子公司。接着在9月,网络上就有传言,猫眼CEO沈丽已经离职,当时美团方面予以否认,沈丽还在9月的一场影片定档发布会现身。

不过,今年4月,新美大宣布分拆猫眼电影业务,使后者成为一家完全独立运营的公司。同时,王兴还在内部邮件中宣布了一个重磅消息,美团点评平台事业群原总裁郑志昊,将接替因病休假的猫眼原CEO沈丽,成为新猫眼CEO。如此种种迹象,被业内普遍解读为业绩表现不佳,向资本机构抛出橄榄枝。

光线接盘或难应对BAT烧钱大战

近两年来,在票价补贴的推动下,在线票务市场迎来了快速增长,目前电影票务线上化率已达到80%。不过,起步早的猫眼,反而不如初期发展得顺风顺水,正面对BAT(百度、阿里、腾讯)的凶猛攻势。目前,在线票务市场形成了百度系糯米影业、阿里系淘票票、腾讯系微影时代(微票儿+格瓦拉)以及光线系猫眼四强争霸的局面。

根据光线传媒公告,猫眼已经实现盈利。2015年度,猫眼电影总共实现净利润2.38万元,2016年1~3月,实现净利润8万元。

而另一方面,猫眼的市场份额正在下滑。艾媒报告显示,2016年第一季度各类在线电影票渠道中,合并后的美团猫眼和大众点评占比为22.2%,百度糯米占比为20.1%,合并后的微票儿和格瓦拉占比为13.9%,淘宝电影占比为10.6%,四大平台外的在线电影票平台市场份额仅为2.9%。而在这之前,根据比达咨询数据显示,整合后的猫眼电影2015年的Q1到Q3季度在线票务市场份额几近60%。

张毅认为,美团要卖猫眼,所以一定要把财务报表做得好看点,利润也是这么来的,可以说“牺牲市场换利润”是为出售猫眼做铺垫。

实际上,与团购相似,在线票务平台并非用户黏性非常高,主要以价格为导向,换而言之,就是在哪家网站买票便宜用户就去哪家买。在这种前提之下,补贴显得尤为重要,而补贴背后则是源源不断的资金。

光线传媒2016年第一季度净利润2.12亿元,据悉猫眼一个月要烧钱1亿元,一旦BAT发起补贴大战,在业内看来,光线是难以承受的。

公开报道称,根据相关数据机构的资料显示,从2015年Q2开始,BAT系在线票务平台的围攻下,猫眼电影市场份额遭到快速“分流”,市场份额也从Q1时王兴在北京电影节上所说的70%,一路下滑到Q3时的26.73%,颓势明显。

光线传媒也在公告中坦言,目前在线电影票务行业普遍处于市场推广投入阶段,短期内标的公司存在发生亏损状况的可能,根据行业发展态势预计未来一段时间内仍需标的公司股东进行持续的较大金额投入,因此为了减轻上市公司资金压力,避免对上市公司财务状况造成不利影响,本次交易采取公司控股股东光线控股主要投资、光线传媒参股投资的交易结构。

不过,对于在线票务网站而言,卖电影票毕竟不是终极目标。张毅说道:“电影是娱乐性很强的领域,不管电影拍得怎样,渠道是很重要的,反之,没有渠道,电影做得再好也没用,这就意味着控制渠道后,电影产业可以深入做娱乐、周边等,有很多可以畅想的空间。卖电影票本身是刚需,但是竞争太激烈了,没有绝对的渠道控制权,所以我不认为卖好电影票是在线票务网站的终极目标,产业链的上下游的把控才是最重要的。”

而在整个影视产业链的布局上,越来越多的资源聚集在BAT手中。阿里不仅成立阿里影业,还全资收购了优酷土豆和最大的影院票务系统粤科软件,入驻了光线传媒;腾讯旗下有文学、影视、动漫、游戏四大泛娱乐平台,手握主流IP资源,还与万达成立了微信电影票,入股了华谊兄弟;百度手握百度文学和爱奇艺的主流IP资源等。

很显然,如果猫眼往上下游拓展,必然会与BAT狭路相逢,至于能拿出多大的看家本领,仍然有待观察。

对此,记者多次联系新美大公关部,截至发稿前尚未得到任何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