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乐大小路如何看:男子身家20亿出家当方丈:我非第二个释永信(图)

中国围棋网2016-05-06 12:10
62

释持忠建在寺庙中的游泳池。

  释持忠建在寺庙中的游泳池。

释持忠向记者讲述亿元佛珠失窃的过程。

  释持忠向记者讲述亿元佛珠失窃的过程。

身家20亿富商出家当方丈 拍卖拍MV拍电视成网红

将破落寺庙经营得香火旺盛 饱受争议被称“释永信第二”

跟两年前宣布十年内重建黄龙寺的意气风发相比,黄龙寺方丈释持忠现在明显清瘦了很多。过去两年间,持忠方丈一直处在舆论的漩涡当中。有人说他住豪宅,开豪车,还在山下有情人,是第二个释永信。

自从去年6月,他宣布自己的三串佛珠被人估价1.5亿元,并计划耗资4亿元修建黄龙寺之后,他每天都要接到上百个电话。电话中,多数人是被他年过七旬依旧要重修寺庙表示感动,但也有人骂他,说他太过出风头,太高调,不像个出家人。

但有一点,被他接手的黄龙寺在12年间,已经由一个寂寂无闻的破寺,变成一个香火旺盛的大寺,他也被称为“佛门CEO”。而持忠方丈之所以能一直“走红”,是因为他出家前曾是身家数十亿元的富豪,他也被称为“亿元方丈”。但这位74岁的方丈表示,外界对自己有误解,他不想让寺庙走上商业化道路。

文、图/广州日报记者肖欢欢

黄龙寺位于建水城西12公里的绍和山麓。

拍卖佛珠1.5亿成网红

74岁的方丈释持忠走起来虎虎生风。后山上,一条盘山路刚刚修整完。原来有些大殿倒塌了,他就按照一些记载和老照片进行修复,从2004年至2007年,花去4000多万元。

在释持忠的规划中,新修寺庙初步预算的资金需要4亿元。为此,释持忠拿出自己随身多年的3串佛珠出来拍卖。早在2014年,释持忠就因为这件事成了网红。

当时,弟子将他珍藏的3串佛珠拿到上海的拍卖公司去拍卖,拍卖公司估值1.5亿元,释持忠也因此被称为“亿元和尚”。

因为拍卖公司要收150万元手续费,释持忠没同意。随后,他又将自己价值10亿元的藏品在云南进行了为期四天的公开展览、结缘。“亿元和尚”的名号更是传遍全国。

但这为他招来了灾祸。2014年11月25日深夜,几名小偷从厕所翻进他的厢房,将放在卧室门外的3串佛珠和一件青铜器盗走。这件事,一度让释持忠心灰意冷,他跪在菩萨像前哭了1天1夜。

他开始反思,“佛门讲有因必有果,也许是因为我之前太高调了,让大家知道了我手头有这样的稀世珍宝,才招来了贼。”

成富商后选择出家

释持忠1942年出生在云南红河州一个彝族家庭,从小跟父亲学习中医,练功夫。

从25岁开始,释持忠开始经商,生意越做越大,主要是开矿山和做建材、房地产。到了1993年,他手下一共有13家企业,身家超过20亿元。

52岁那年,释持忠做出了一个惊人举动——他决定出家。2004年,释持忠初到黄龙寺。这座有800多年历史的古寺因为年久失修,到处是残垣断壁。

与新建寺庙相比,修缮老寺庙更麻烦、更花钱。

从来不愁钱的释持忠生平头一回缺钱。他住的僧舍漏水,躺在床上,抬头就能看到天。他每天都很愁:光铺一条从山脚通向半山腰、方便把建筑材料运送上山的路,就得十几万元。

10年“化缘”5000万

出家后的释持忠仍显示出超强的商业头脑。他先把目光投向了建水古城的游客:他写了些“佛”字或“禅”字,拿到街上摆摊去卖。建水紫陶十分名贵,他就找到当地一家陶企,为他们在茶具上写字。“因为我名气大,每写一个字两三千元。”

渐渐地,很多人找上门来求字求画。他画得最多的是老虎——人们认为老虎避邪,“需求量”最大。听说他字画功底深厚,有云南的陶瓷企业找到他,让他画一套五百罗汉画像在瓷器上,烧制出来一套给他3万元。

而从2013年开始,这些字画的“结缘价格”开始飙升,原因是释持忠画的一幅长达312米的《五百罗汉朝菩萨图》获得了“世界最长画卷”吉尼斯世界纪录认证。消息一出,最贵的一幅画“结缘”了几十万元:“他们认为我的字画肯定值钱了,也有收藏价值”, 释持忠笑着说,这幅画他画了5年,曾有人以4000万元想要这幅画,被他拒绝了。

以这样的方式,他在10年间“化缘”了5000万元。他承认,自己在这方面比其他出家人有优势,因为“以前做企业,人脉也广”。

截至目前,黄龙寺已经由十年前一个寂寂无闻的破烂寺庙,发展成一个香火旺盛的大寺。如今,每年到这里参观礼佛的游客有10万人,香火十分旺盛。释持忠用自己的商业头脑,让这个小庙“起死回生”。

12年间修复原有的6院18座殿堂,花了4000万元,而这只是一期工程。再加上此前修的40多座寺庙,出家前的积蓄快花完了。 转眼,二期工程开工了。

愿贱卖10亿藏品修寺庙

但释持忠并不想为了钱而让寺庙商业化。为了修寺,释持忠卖了昆明的房子,又琢磨着把出家前的藏品卖掉。

“现在很多寺庙是商业化经营,和尚领工资,成功劝香客烧炷高香,他们还能按一定的百分比提成。”释持忠说,自己接手寺庙后这样的诱惑很多,但他都忍住了。

去年,一名深圳商人听说他建寺庙需要钱,主动找到他,说斥资5亿元将寺庙重建任务承担下来,面对这样的诱惑,释持忠最终拒绝了。

目前筹集的资金距离修庙所需的4亿元还有很大缺口,既不想让寺庙商业化,又要筹集到4亿元,释持忠有些束手无策。“我的收藏品,价值大约还有10亿元。如果有缘人愿意帮助我完成建庙的宏愿,我的藏品我愿意低价结缘,说白了就是贱卖。”

我是非传统型和尚

和少林寺方丈释永信一样,出名后的释持忠也在网上引起了极大非议。

释持忠的方丈院内装着监控系统,30平方米的方丈室供他平时接待访客,方丈室后方有一个游泳池,他的这个方丈院也被很多人称为豪宅。不过,释持忠对豪宅这个说法并不认同。“所有的方丈在升座仪式当天必须要有方丈院,寺庙必须达到一定规格才行,跟大寺相比,我这个方丈院其实已经很寒碜了。”

对于开豪车的说法,他也否认。“你刚好给我澄清一下,所谓豪车就是一辆斯巴鲁越野车,这哪里算豪车啊。”

2009年,释持忠做了一个更大胆的尝试:把自己的亲身经历拍成一部电视剧。但一直没机会播出,他也未能成为“影视明星”,这1000多万元也就打了水漂。

为了劝人向善,他还编写了10首佛教歌曲,而MTV男主角正是他本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