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拼娱乐城的网址:女儿众筹在地铁登反逼婚广告 母亲:小心被雷劈-今日快讯-齐鲁

中国围棋网2016-04-27 13:24
62

点击进入下一页

海南万人相亲活动 视觉中国供图

□出现在北京地铁的首个反逼婚广告,希望能用“一平方米的面积”影响中国。“剩女”这类刻板印象是全世界女性都渴望摒弃的陈词滥调。

□看到米果设计的反逼婚广告,妈妈一手给她众筹钱,一手戳着桌子,指责她大逆不道:“你做这种事情,小心被雷劈,过年时别让亲戚知道,会被骂死的!”

□面试了30位相亲对象的吴文说:“一切信息都是条件,你发现一个人变成了贴着二维码的商品。”

26岁来了。吴文的焦虑跟着奔袭而来,“你突然发现,你再也不能称自己20出头了。”从那一天起,结婚是她最重要的主题。

逼婚的魔咒砸在米果头上时,她也是26岁。母亲火急火燎地盘查身边每一个适龄男性,仿佛女儿是一件急于出手的、眼看要积压的商品。

两个女孩同时提到26岁的重大意义。此前的吴文和米果一直符合“好孩子”的定义——聪明、乖巧、成绩优异。26岁是一条华丽丽的分割线。

教育部在2007年把“剩女”列入汉语新词,广义指27岁以上的单身女性。最近的一次全国人口普查结果显示,女性的平均初婚年龄为25岁。26岁夹在两者之间,进一步是符合传统规训的大好青年,退一步是众人眼里的社会异类。

民政部门的数据勾勒出的现实里,接近两亿单身人士分散在人群中,一位去过相亲角的外国人一脸迷茫:“中国的失踪人口多到要集中发寻人启事吗?”

今年春节前,北京的地铁出现了中国第一个反逼婚广告,“单身也可以很幸福”的广告词,更像一种时代的“她宣言”。

一个视频网站引进的韩剧《太阳的后裔》,“讲一个35岁的‘剩女’寻找旗鼓相当爱情”,火得一塌糊涂,更新到第八集时,点击就过了8亿,一个月会费收入2.5亿元。有人分析,“老套的灰姑娘故事过气了,‘剩女’的故事正在一寸寸侵占屏幕。”

与《太阳的后裔》争夺屏幕的,还有英国驻华大使馆推出的“做你自己”秒拍视频,一个外国姑娘对着镜头表示,中国人应该把“剩女”这样的词,扔进历史垃圾堆了。

点击进入下一页

东直门地铁的反逼婚广告 视觉中国供图

“亲爱的爸爸妈妈别担心,人生有很多种,单身也可以很幸福。”

在中国广告史上,无人能忽视这张1米宽、1.2米高的首个反逼婚广告。

在北京最繁忙的交通枢纽、日客流量10万、广告价格最高的东直门地铁站,春节前夕,出现了这样一幅海报:海报上的圆脸娃娃笑眯眯地抱着硕大的爱心,爱心里是一封写给父母的信。“亲爱的爸爸妈妈别担心,人生有很多种,单身也可以很幸福。”

反逼婚联盟决定在这个寸土寸金的地铁站登广告之前,拿着计算器和手表记录人流量,算出最优性价比,他们希望拿众筹3.8万元买的“一平方米面积”影响中国。

这一群因为相似遭遇而集结起来的天南海北的网友,由最初的几位“元老”扩展到101位成员。

米果是核心成员之一,也是海报的设计者,今年31岁。

春节到来之前,她感受到互联网上对抗逼婚的策略层出不穷。在网上搜索如何应对逼婚,首页会出现步骤详细的百度经验,有人总结出推卸责任法、阳奉阴违法、抱头痛哭法、压力过大头晕法、假装失恋法和给妈塞钱法;还有人教大家反问父母,今年股票涨了吗?

这种逼婚之痛,米果深有体会。

26岁时,米果的妈妈像感知力敏锐的刑警,排查她周围的一切男性朋友。每一个来家里做客的异性都会被查户口;她办画展时,母亲在一旁注意着来捧场的“哥们”;旁敲侧击地询问米果最亲密的朋友,“她有没有交男朋友?”

她一个接一个地为女儿物色身边的男性,到后来干脆不管对方长什么样,只要门当户对就往米果眼前推,告诉她“你随便看一个得了”。

米果暴怒,拍桌而起,吼道“你女儿又不是种猪!”

如果被“骗”到一个饭局,发现对面坐着不认识的男生和他的家人,“我要么掀桌子、要么摔门走人,让父母脸面无存。”米果瘦弱的胳膊挥舞着,咬字用力。

可是父母始终认为年龄是女儿头顶的紧箍,他们期盼米果能过上“普通人”的生活——小时候循规蹈矩不要早恋以免未来贬值,大学毕业后赶快嫁人不要节外生枝,结完婚抓紧把孩子生了,然后就可以“完成一个女人的使命了”。

女性的生育年龄是父母最后一道防线。妈妈不止一次跟米果说,“你都28了,再不生就生不出来了。”

这一次,米果要把想对妈妈说的一番话,变成对天下妈妈说的话。于是有了这个一封信的反逼婚海报。

素面朝天的米果说,因为做了这份海报,这是31年里,她过得最有意义的春节。

“为什么今年春节大家对于逼婚反弹这么厉害?在中西方的文化里,中国是家族本位的,西方是个人本位的。现在好多人慢慢有了个人本位的想法。把个人的快乐放在首位,而不是为了家族的利益,要服从和牺牲掉个人的快乐。”社会学家李银河对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说。

在熙熙攘攘的东直门地铁站,一场拉锯战在展开。距离反逼婚广告100米之外,某家婚恋网站的工作人员常年守在那里,拿着宣传单,向来往行人兜售产品。

2014年春节,某婚恋网站的视频引起震动:一个年轻姑娘每次面对年迈的外婆时,外婆总在重复着一句话:“结婚了吧?”几次问询后,姑娘开始痛下决心“我不能再慢慢挑了”,选择求助这个婚恋网站。最后一幕中,外婆插着鼻管躺在病床上,姑娘则身披白纱,和一位男士走到外婆的病床前说:“外婆,我结婚啦!”

“我结婚啦!”成了“剩女”的终极胜利!反逼婚联盟的一个成员很气愤,“看了这种广告,父母下次逼婚都有说辞了,‘你看电视上都这么说!’”他们希望形成一种抗衡的力量,打破被资本笼罩的话语权。“虽然用拳头去撞墙,可能无济于事,但起码有了这个动作。”这个松散组织的核心成员米果说。

点击进入下一页

某婚恋网站的逼婚广告 视觉中国供图

“唉回家又要被逼婚了”

反逼婚联盟的广告起源于过年时的一句抱怨,“唉回家又要被逼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