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博国际 电话推销员揭黑幕 中学学生身份资料遭泄露嫌犯竟是母校?

中国围棋网2016年07月24日 01时07分28秒
62

7月17日,扬子晚报刊出《仨老板跑俩,欠下雇员16万工资》,报道南京科技职业学院引进的企业南京展鹏文华传播有限公司,拖欠60余名学生及职员16万工资一事。前天上午,记者再次接到学生报料,称公司老板提供了至少60万个初中毕业生及家长、公车及私家车主、商场VIP客户的个人信息,安排他们每天要拨打300个电话。

谁的信息被泄露多个县市几乎所有中学学生名单遭泄

扬子晚报记者梳理投诉学生提供的信息,发现竟然涵盖了江苏多个县市几乎所有中学的学生名单,还有南京多所学校初中毕业生家长的电话。

从招生的电话名单中,涉及安徽阜阳、浙江湖州和江苏的灌南、阜宁、大丰、宝应、连云港的新浦区及南京高淳几乎所有的初中毕业生名单,同时还有南京市区的部分学校,打开这些表格,显示学生所在学校、家庭属地及家长的第一第二联系手机号码。

记者随机拨打了多个外地的手机号码,这些家长均称收到过南京打来的招生电话,劝说他们的孩子到南京多所职业院校读书。“承诺的都非常好,我都心动了,但最终孩子上了高中。”一位姓高的学生家长如此回答记者。

他们有3万车主和商场VIP电话

在后期的白酒推销业务中,出现了南京一家商场近万名VIP客户的名字、地址、通讯方式,以及南京不少私家车车主的地址和联系方式。

记者将多份列表汇总后发现,南京20720位有车族及标明一家大型商场9097名VIP客户名单的信息赫然在目。记者联系了名单中的豪车车主,这些车主表示,家里确实有这些称得上豪车的私家车。宝马车主张先生直言,对记者知道他的个人信息并不意外,因为此前已收到过很多骚扰电话,“我接到这样的电话太多了,清一色是推销商品的,这已经成为公害了。”

扬子晚报记者又从列表中随机选择了多位商场VIP客户进行联系。电话接通后,对方均称确实拥有南京这家商场的贵宾卡。市民唐女士表示,她在数年前办理了贵宾卡,此后几乎每天都收到推销电话,现在基本陌生电话不接。

记者从南京这家商场了解到,必须当日消费达到数千元才能办理VIP贵宾卡。商场称,VIP会员信息都会经过加密处理,一般不会泄露。

参与讨要工资的一名学生表示,提供给记者的只是众多电话信息中的一部分,“如果不是老板不给工资,这些事也不会被披露出来。”

个人信息从哪来合同结束两年,企业仍“赖”在学校

扬子晚报记者找到南京科技职业学院党政办,学校的陈主任经过一番了解后告诉记者,前几年确实引进了这家公司,当时是作为学校电子商务专业学生实训合作的项目,但双方合同只签订了3年,3年结束后就没再续约。至于为何在合同结束后的两年多时间里,这家企业还一直在学校没有迁走?陈主任称自己刚到党政办不久,情况还不是太了解。

据陈主任介绍,几年前这家企业进来时,学校的学生也接到他们的电话,叫学生上继续教育、专升本等,后来学校找他们谈话,这种电话就不再有了。“打‘呼叫中心’的牌子,学校也觉得不妥,即使学生实训,肯定不会有这一业务。”陈主任说,拖欠学生工资一事发生后,作为与该企业合作的经管系两位直接负责人,已找与企业对接的电子商务专业郭老师了解了情况,现在已着手解决问题。

随后,记者见到了该校经管系朱主任,他称情况仍在了解中,待了解清楚后再联系记者沟通。不过,截至晚上8点多记者发稿时,仍未接到电话。

知情者:两个神秘人提供电话信息

扬子晚报记者此前采访得知,南京展鹏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的胡总称,他们公司确实开在南京科技职业学院校内,2010年作为科技发展企业引进,双方签订了协议,他与张某和周某三人占51%的股份,学校占49%的股份。胡总表示自己也是受害者,公司前期接光缆、光纤投入的近50万都是他掏的钱,对方只派两名管理人员,而且只干了几天就跑了,他无法支付这么多工资。

记者后来多次联系该学校电子商务专业的郭老师以及南京展鹏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的胡总,两人一直未接听电话。记者从曾在展鹏公司任职的一位知情人处获悉,这家企业当初进学校时,由学校提供场地及办公设备。今年以来,公司胡总与另外两人合作,由这两人提供大量电话信息,分发给职员拨打。“这两人非常神秘,可能只有胡总知道,他们只说是某学校的老师。”

记者从知情人处获得神秘人所在的学校名称后,赶到位于浦口的这所学校,并未能找到其人。

学生再投诉两个月打50万个招生和推销电话

向本报投诉的学生,在南京科技职业学院引入校内的一家企业或上班或实习,被拖欠5月至6月的工资,他们多次与这家名为南京展鹏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的老总胡老板沟通,但对方称公司是三人合伙,另两人跑了,他没有钱发工资。

扬子晚报记者来到南京科技职业学院,找到了南京展鹏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的办公地点,发现公司大门已被学校用封条封住。

这名学生说,4月中旬至6月中旬,他们每天被安排打数百个电话。“刚开始,一天得打200个电话,后来每天必须打300至400个招生或推销电话。”

这名学生和同学以及其他职员,展示了他们拨打的电话号码列表,让人吃惊的是,仅仅数名职员提供的信息列表,就多达几十万条。如果按平均每天50人拨打电话,两个月工作52天计算,每人每天打200个电话,共拨打超52万个电话。”

“刚开始是向江苏省内多个县市初中毕业的学生家长打电话,给多所学校招生。招生结束后,是推销一种品牌白酒。”一名学生告诉记者。

培训“教说话”让学生冒充专家

在公司打工的一名学生告诉扬子晚报记者,被招进来的职员,需要接受招生学校派出的监督老师的简短培训。

这名学生提供了培训流程,上面详细规定开头怎么说,对方问起时该如何对答。“只要有一名学生或者家长感兴趣,并来到指定学校参观,就可以拿到100元提成。如果这些记录在案的学生9月份报名上课,我会再拿100元。”

更让人震惊的是,这个所谓的呼叫中心聘用了在校或刚刚毕业的大学生,培训单中公然让他们冒充某某学校、老师、专家,甚至冒充商家总厂的名义,以此来诱惑家长和消费者。

●律师说法 获取个人隐私信息 这家公司涉嫌违法

针对此事,扬子晚报记者采访了江苏东恒律师事务所陈令霞律师。

陈律师告诉记者,刑法规定:违反国家有关规定,向他人出售或者提供公民个人信息,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违反国家有关规定,将在履行职责或者提供服务过程中获得的公民个人信息,出售或者提供给他人的,依照前款的规定从重处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