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杯怎样赌球才会赢 北京克隆出租车查获数量今年骤降 揭秘克隆车为何难以根绝

中国围棋网2016年06月19日 08时06分48秒
62

2016年6月19日讯,上月,北京昌平出现一起克隆出租车肇事导致的交通事故,造成乘客一死一伤之后逃逸的事件。北京青年报记者从北京交通执法总队获悉,针对近几年来克隆出租车不断出现宰客、使用假币行为,甚至有抢劫伤害等刑事案件发生,执法总队加大了打击力度。今年以来,一共查获克隆出租车100余辆,数量大幅下降。数量虽然有所下降,但克隆车出现了从网络上购买的新趋势,给从源头上打击带来了难度。

早年查获的克隆出租车数量远比如今多

今年查扣的数量下降明显

北京交通执法总队通报了近两年来克隆出租车的执法情况。所谓克隆出租车,从外观上和普通出租车一模一样,但在乘客上车后轻则收取高额费用、使用假币骗钱,重则出现抢劫、伤害等刑事案件。这两年来一直是交通执法总队打击的重点对象。

市交通执法总队新闻发言人梁建伟介绍,2012年、2013年以来克隆车数量增加迅猛,执法总队定期会同公安、交管等相关部门开展联合执法, 2013年查扣1200余辆、2014年查扣1145辆、2015年查扣574辆。“数量在2015年出现大幅度的下降,今年到目前为止数量也就在百辆左右,下降得非常明显。”

除了打击力度加大,执法人员也在分析查获数量下降的其他原因。执法人员认为,专车平台的出现也让从事非法运营变得容易,想开车挣钱的人可以不必通过违法的手段冒险开一辆假出租车。执法人员分析说,虽然没有明确的数据支撑,但查获克隆车出现下降的时间与专车平台兴起的时间基本一致。

网络成克隆车来源新渠道

经过多次和执法队员的“斗争”,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违法人员的“技术水平”不断提升,假出租越来越像真的,从源头上打击也变得越来越难。

克隆出租车原先的主要来源是在北京一些二手车交易市场周边的非法交易市场,比如花乡二手车交易市场,公安、工商等相关部门从源头上追查时可以做到“有的放矢”。但近两年执法过程中,执法队员得到的更多的答案是克隆车购自网络。

北京市交通执法总队直属队队长刘长征介绍,除了非法交易市场,不少违法人员的车辆购自网络,通过检索报废出租车等关键词获得,也有通过网页弹出的电话联系。通过上述渠道,能获得包括报废出租车、顶灯、计价器、发票等一系列服务,价格一般在两万元左右。

目前,售卖淘汰出租车、顶灯、计价器,制售假车牌、门饰、营运证、服务监督卡等出租车相关物品也开始“互联网+”,形式更为隐秘,也使得监管更加困难。

克隆出租车为何难以根绝

梁建伟介绍,克隆出租车活动时间一般为晚8时至次日凌晨3时,活动区域主要在城乡结合部。但最近也逐渐出现了克隆出租车在早晚高峰、市中心拉活的现象。

执法队员发现,克隆出租车大多与宰客、假币、抢劫等行为相关。刘长征介绍,不少克隆车选择在夜间去机场拉活,以车胎坏了等原因让乘客下车,将乘客丢在机场高速扬长而去,将乘客放在后备箱的物品抢走。也有的车蹲守在机场巴士停靠点,几公里的路程收取乘客几百元的费用。同时,因为号牌皆为伪造,一旦发生交通事故,司机大多驾车逃逸。

此前,交通执法部门对克隆出租车的处罚主要依据《城市出租汽车管理办法》,对擅自安装出租汽车顶灯、计价器等专用设施、标识的,责令其拆除专用设施、标识,并予以三千元以下罚款;对于有非法营运行为的,依据《无照经营查处取缔办法》,予以2万元以下罚款,处罚后还需返还车辆。

2016年3月16日,公安部、住建部联合发布《住房城乡建设部公安部关于废止〈城市出租汽车管理办法〉的决定》。“擅自安装出租汽车顶灯、计价器等专用设施、标识”这一违法行为已无明确的处罚依据,对空驶的克隆出租车也只能由公安交管等部门按涉牌涉证违法予以查处。

刘长征介绍,目前,交通行政执法部门只能依据《无照经营查处取缔办法》,对从事非法营运的克隆出租车实施处罚。由于处罚额高于实际车辆价值,当事人往往不来接受处罚,转而重新购买淘汰出租车继续从事非法运营,因此克隆出租车的现象很难根绝。文/本报记者 刘珜

摄影/本报记者 袁艺 线索提供/张先生

 

来源:北京青年报